首页 窥狌成瘾 下章
第24章 你总该知道
真正让我惊梀的则是这番言论,这些事我听到的太多,权利大的人不折手断的法子我见识的太多了,李军一定是不想让疯癫的女儿成为他的枷锁,所以找人做掉我女儿的,或许我老婆发现了一些他的秘密,他也连带的把我老婆给做掉了。

 想着,我马上跑去李军的公司,进他办公室前,我停顿了片刻,因为我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教训他。

 就是这停顿的片刻,我听到李军和一个女人在房间里的调笑声。那娇滴滴的女生说“李总你可真幽默,总会让我笑不停,我总是有一股冲动,忍不住想做你的小三的,你说可怎么办。”

 那叫幽默吗,那是下好不。李军风自信的语言“哈哈,放飞自我,想做就来吧,扑进我的怀抱。”女生道“真把你能的,真以为自己是潘安啊。”

 我怒气冲天的推开门,举起拳头就朝那快要搂抱在一起的二人打去,李军见状,急忙把那女孩推开,把我上的拳头抱住。

 “李总,这老头是谁,要不要我叫保安。”李军把我手搂抱住后,我扭头看了一眼那女孩,发现她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书生气女孩。

 没想到只用了半年,李军做死我女儿后,这么快就又泡到了这么一个学生妹,气死我了,他真的只是把我女儿当作了一个玩物,侍妾,当然,眼前这个女孩也会步我女儿的后尘。

 “小黄,这里没事,你先回X县吧,记得照顾好太太。”李军吩咐了一句后,那小黄就推门离开了。

 “什么,你还娶了太太,我今天就要让你太太成了寡妇!”我嘴里骂着,但被他扭住的手却使不上劲,李军已经不是三十年前,被我轻松制服的瘦猴子了。

 同样的三十年,瘦弱的他变得肥壮,老当益壮,健壮的我却衰退不少。李军冷笑一声,接话道“老吉啊,今天出来,怎么不告诉我一声。我还打算去接你呢?”

 “我有腿,不需要你接。”“听说你请了律师,把钱都花完了,我觉得吧,真没有那个必要,在警察完成取证后,一样会放你出来。”没想到这李军把我调查的这么详细。

 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我大骂着,与李军折腾的功夫。我早已疲力尽,最后累瘫在了地上。李军离开了,我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他的公司,身无分文,原先的家里也落了灰尘,我给刘主任打去电话,希望能继续帮公司采购茶叶,赚点外块。

 谁想,在刘主任接起我的电话后,却对我冷嘲热讽起来。“对不起,老吉,我们是政府机构,要注意自身形象的,我们不接受有污点的人为我们服务。”

 我道“刘主任,你听我解释。我是被诬陷的,法院已经给我清白。”刘主任道“所以我才说你是一个有污点的人,而不是一个罪犯。”

 刘主任这一番言词让我一阵欣慰,等我还想说什么话时,电话里传来刘主任逗孩子的声音。“来来来,宝贝,慢点,小心桌椅。”

 接着是刘主任逗孩子的声音。就在两年前,刘主任也是在李军的帮助下,强上了卜尼尼,致那卜尼尼未婚先孕,才有了如今的家庭。

 该死,明明他才是那个有污点的男人,为什么最后却成了我呢。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老吉,鉴于你这次对机关造成的不良影响。公司决定停止给你发放,你的内退补偿金。”

 刘主任的一番补充又如晴天霹雳,老婆女儿死了,李军继续风快活,我却没了工作。我,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。…大南河的水太冷,最终我没有跳下去。回到家里,没有了老婆和女儿,每天吃着冰冷的饭菜,身体越来越有点吃不消。

 我一定要为女儿和老婆报仇。因为无所事事,我每天只能在胡思想中度过,这天,我接到一个电话。

 “吉安先生吗,我这里需要一名司机,你来凤安小区找我吧,明天早上十点,不准迟到。”这天,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,要招聘一名司机,想到这几天颓废的自己,最终我心动了。我心里颇为得意,没想到还有人知道我失业在家,给我找了工作,也许是当初收押我的监狱的管事吧。

 好好的打扮了一番,就到凤安小区去了。招聘我的是一位中年老板,老板自我介绍姓周,我叫他周老板。看着周老板的长相,有点面,似乎在哪里见过面,我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 周老板把车钥匙交给我后,坐上车,让我去郊区接一个人,按着周老板的指示,我来到北郊一片快要拆迁的居民区前。周老板打了个电话,不一会,就从一片废墟的楼房中,冲出一个漂亮的女孩,直接打开周老板的房车,扑进了周老板的怀里。

 “老公我想死你了!”年轻女孩一扑进周老板的怀里,就开始诉说相思之苦。从后镜我观察到了女孩的模样,似乎在哪里见过,一时却也想不起来。

 但那一老一少凑在一起,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儿和李军,她曾经也是疯狂的痴李军,但凡李军出差或者故意离开她几天,再次见面时她都会献出自己美妙的身体,趴在李军跨间,用各种方式去服侍讨好李军,像一个小侍妾一般。

 但有一句话说的好,越容易得到就越不知道珍惜,李军得到我女儿太过容易,竟然连一点情意也不念,为了自己的名誉,加害我老婆和女儿,等我东山再起时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 “老公,你知不知道,这半年来,我有多想你,我也很担心小波的事,还去学校找了他,劝他和我妈妈分手,我妈妈是个大骗纸,她也骗了我。”女孩继续说着。

 “是吗?”忽然,周老板冷笑一声,这笑声竟让我不寒而栗。那女孩估计也被吓了一跳,好长时间不敢回声,等了好一会,才战战巍巍地说道“真的,小波能摆我妈妈,我应该也出了一份力,可是给你打电话,你也不理我。”

 女孩说这一段话时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终于,周老板的心还是软了下来,开始安慰起女孩来“丽丽,没事了,老公一直相信你是无辜的,这不接你回家吗。”

 周老板把丽丽抱在怀中,摸着她的鼻子开始安慰起她来,丽丽也终于破涕为笑。丽丽?我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女孩,终于想起这个女孩为何如此面,她不就是娟姐的女儿单丽丽吗,而那个周老板,就是她的老相好了。

 而她口中的小波和妈妈,应该就是周波和娟姐,这一家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。可是按照记者小吴给我的剧本,他们父子俩应该被娟姐母女俩骑在下,每天在那豪华的别墅过着开放派对的生活。

 而按照娟姐的计划,周老板的财富也将落入他们母女俩的口袋。看来,只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就是记者小吴,当初他还对我女儿和李军的事情很熟悉,或许能从他那里获取到有用的信息。

 还好当初我保存了吴记者的手机,把周老板和单丽丽送回他的别墅后,我便联系上小吴,并在饭店见了面,当初娟姐害了我,我对小吴并不很友好。

 但那小吴记者却一如既往的热情,一见面就开始向我道歉“吉先生,真是太对不起您了,当初我听信那个老妖婆的话,差点把你送进监狱,我先给你道个歉。”

 “老妖婆,你是指娟姐。她,她不是你老板吗。”我问道。“别提了,那个老妖婆因为涉黄。已经被网信办约谈了,我们的自媒体平台也差点被封,她现在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。”涉黄,的确,为了量,娟姐这个自媒体平台老板,没少书写各种各样的香文章。

 在狱中的那段日子,刘国强曾告诉我,他之所以会与娟姐这么熟悉,就是因为那娟姐经常要从他这里找灵感,用他的遇经历,编写各种各样的文章。

 尤其是他用各种手段和方式,暴力征服女人的手法,那是娟姐的最爱。但因为他们的文章都是在打擦边球,也没闹出什么大的影响,政府也没有太过关注,所以她们就那样的生存着。

 她的自媒体平台突然被封,又是怎么回事?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。吴记者道“别提了,我不是和你讲过娟姐的故事吗,她勾引周老板的儿子周波,过程过于顺利,她成功驯服了周波。

 后来,她的野心却也不断膨,竟然胆大妄为的想在周老板的别墅里,当着周老板的面骑他儿子。

 谁想巧成拙,周老板发现后,非常的生气,非但把她和她的女儿赶出了家门,而且还盯上了她的自媒体平台,没过几天,就动用关系,封了她的平台,我们这些可怜的员工,也差点被牵连…”

 吴记者讲到这里,我也慢慢理清事情的经过,原来在赛马运动结束后,事情并没有按照娟姐的意愿发生,周老板非但赶走了她和她的女儿,而且还盯上了她的平台。

 可是因为太过于自信,或许她从刘国强那里学到了霸道与野蛮,她还想进一步的通过掌控周波翻盘。但失去周老板的单丽丽没了生活来源,再也过不上优越的生活,只能租个廉价的房子过着艰苦的生活。

 她开始怀念以前幸福的有钱花的日子。为了重新过上优越的生活,她不再听妈妈的话,开始为周老板着想,力图劝周波和妈妈分手,通过表现并希望和周老板和好。

 可是周老板性格这么强势加有钱,按理说他不会缺女人的。他竟然原谅了单丽丽。最后还把她接回了家里。单丽丽的魅力有这么大吗。看来,他至少是比李军要专一的一个人。我正分析着事情的经过,忽然听吴记者又来了一句。

 “若不是李老板收购了我们的媒体,我们这些人都该失业了。”“李老板,你是说李军。”吴记者点了点头,果然,我马上会从吴记者这里获取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,既然李军收购了娟姐的媒体,成了他们的新老板,他应该知道李军的一些秘密吧。

 “吴记者。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,你知道李军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吗?”我认为还是问的比较直白点比较好。“你女儿,吉先生,你有女儿吗,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但吴记者莫名其妙的回答却让我摸不清头脑。

 “不会吧,吴记者,你不会忘记你当初找我的目的吧。我女儿被李军那啥,‘干’不,是‘玩’,也不对,准确的说是‘调教’了,这可是你亲口说过的话,你怎么会忘记。”我回忆着当初第一次见吴记者的情形,希望他能想起一些关于我女儿的事来。

 吴记者像看陌生生物一样,盯着我看了一会,道“吉先生,我感觉你不像一个有女儿的人,但凡一个有女儿的爸爸,他是不会把那些龌蹉的词用在他女儿的身上。

 我想你记错了吧,或许我以前被我的前任老板忽悠,编过一些虚假的新闻给你,但我已经忘记编的是什么了。”

 不会吧,难道我女儿真的就这样凭空消失了。我依旧不肯放弃,道“你总该知道,那李军是一个下,泡过各式各样的美女,而且王静就曾是他的情妇之一。”  m.AiyExS.COm
上章 窥狌成瘾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