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窥狌成瘾 下章
第6章 并马上决定
卜尼尼明白刘主任的意思,赶忙指指外面,道:“你疯了吗,在这里,有人,你想干嘛啊?”

 “放心,这里是大山深处,外面的人根本不会进来,大山深处也没人,怕什么。”看来,这就是李军所说的绝对安全的环境,只是让刘主任没有料到的事,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装了摄像头,房间里的一举一动,我,李军和张群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 卜尼尼本来并不想这么快就和刘主任上,但此时话一出口,却让刘主任找到机会,没几下功夫就在了她的身上,率先吻上了她的嘴。接吻是攻下女人防线的第一步,而且如果有前戏挑逗,女人一般不会拒绝。

 这个防线很好打开,这是李军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。这卜尼尼,平时被男同事,偷偷看看部摸摸手都要大喊大叫的货,此时却像一个乖巧的羔羊一样,躺在刘主任身下息着。

 看来,对付女人这一招,刘主任用得很娴熟,不多会,刘主任就见机把卜尼尼的短裙拉起,下了里面粉红色的内内,漏出有稀疏黑的粉红色的下体。

 矜持的卜尼尼当然会拒绝,但刘主任用李军的方法,三言两语就打法回去,已经把话题引导回来。卜尼尼说“可是,可是,我还是第一次,你已经结过婚了,这样这样,我不是吃了亏了吗。”

 其实,卜尼尼说错了,那刘主任不仅结婚过,而且在外面女人身上,玩的花样,比在老婆身上还要多呢。

 但这话他不能说,只听他道“亲爱的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是不知道啊,古代的皇帝嫁女儿,都愿意把自己的十六岁漂亮的女儿,嫁给三四十岁,甚至六十多岁的老头,这是因为那些个老头会玩,有丰富和高超的技巧,不至于疼了他的女儿。”

 卜尼尼笑着打了刘主任几拳道“瞎说,我怎么不知道,哪个皇帝把宝贝公主嫁给了老头了。”刘主任这个暗示,已经把卜尼尼比作了公主,她心理上很是受用,心下也放松了许多。

 刘主任继续道“那么这么说,我的卜尼尼公主,你现在还想找个处男破了身,才肯跟我上,要不我们单位的刘凯,你看怎么样。”说这话时,刘主任不忘用手去刺卜尼尼的私处,卜尼尼的小口一张一缩的,她的息声也越来越重了。

 刘凯,就是那个头发糟糟,身脏兮兮的,上班下班吃饭睡觉都在王者农药的那个人。刘凯虽然年轻,但是一点气神也没有,甚至对于卜尼尼这样的美女,都没正眼看过,卜尼尼一想就恶心,娇骂了刘主任一句,道“可是,可是,万一怀孕了呢,我不想这么早就怀孕,身材走样,好难看。”

 刘主任哈哈一笑“我的公主啊,并不是谁怀孕了都难看的,怀孕难看的本来就难看,他们只是为了遮掩难看这个事实,才用怀孕做挡箭牌的,再说了,咱不是有事后药的吗,况且我听说还有一种电磁波单也能避孕。”

 …卜尼尼本来没打算这么快就与刘主任上的,把自己交给本不怎么满意的另一半。她只是想找回自己在刘主任心中的地位。可就是这样,她才不会严词拒绝刘主任的要求,一直用自己认为可行的借口搪着,就是这样,给了刘主任充足的机会。不多会,刘主任就下自己的内,乘机把巨大的入了卜尼尼的小内。

 李军说过,既然男人把自己的入漂亮女人的体内后,就不要让她有第二次拒绝的机会,果不其然,简单的第一次过后,卜尼尼虽然表现的很痛苦,但她又似乎尝到了甜头,她和刘主任相拥热吻一阵后,她道:“反正都来了一次,要吃药,不如再来一次如何。”

 这次是她主动提要求,刘主任嘿嘿一笑,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诈,像那,李军把陈芳送进宾馆时的那种。

 看来,鱼儿正式上钩了,李军教他征服女人的坏手段该派上用场了。恰这时,李军接了个电话,就说有事要回家,看来,他家的美女也在召唤他了。

 张群颠的跑出去给老板开门去了,而此时,我则继续留在了监控面前,饶有兴趣的观看,刘主任如何征服卜尼尼。

 不知何时,原本一本正经的我,竟然养成了偷窥的习惯。…那以后,李军这生意自然是做成了,几个月后,刘主任就求婚成功,并给我和李军都发了请帖,婚礼上,卜尼尼着五月大的肚子,开心的搂着刘主任,一口一个亲爱的,早已没了往日那种骄傲,看来,他们那疯狂过后,刘主任根本没给卜尼尼避孕的机会。

 刘主任的父母很是高兴,卜尼尼的父母也很高兴,看来,算是一场完美的婚礼了。主任结婚后不久,李军一次外出做生意,没有带上我去,虽然李军的嘴上说让我好好销售茶叶,但那笔收入可观的生意错过了,我还是很可惜。但我觉得或许是我开始“多余”我的心忐忑起来,问了老婆后,她告诉我,要不在把李军请来家里吃个饭,问清楚,我点点头同意下来。

 李军是我的老板,我不能只把他当作老同学,瘦猴子,而要像其他同学一样巴结讨好。李军爽快的同意下来,在他回来的那天晚上,为了给他弥补外出的消耗,我把自己亲自泡好的一瓶壮酒拿了出来。

 这次酒喝得很好,酒桌上李军也表态,如果我不单单想卖茶叶的话,他也可以给我介绍点其他生意。我高兴坏了,多灌了李军几杯,估计是出行累了,不到十点钟的时候,他就嚷着要回家睡觉。

 他喝的醉熏熏的,我和老婆哪能同意,于是老婆收拾了女儿的卧室,早早的把李军安顿下来。

 刚把李军安顿下来,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女儿竟然从学校回来了,还嚷嚷着叫道“李叔叔来了,为什么不通知我,爸爸,你太坏了吧。”我道:“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,你现在回来干什么,没你睡的地方了?”

 女儿道:“睡我的了,这有什么不可以,我的可以一分为二,大不了我在中间放上,我小时你买的那个隔板。”这个隔板,是女儿小时候生病时,为了照顾女儿又怕着她买来用的,没想到,竟然在这时候又派上了用场。

 女儿只和我聊了几句,就说累了,想去睡觉,我赶忙拿着隔板,和她来到房间,此时李军睡得很,看样子一时半会是醒不来。

 帮她装了隔板,在的中间,这样女儿便能和李军隔开了。女儿马上催促我回去睡觉,我赶忙提醒道:“你李叔晚上喝了点烈酒,我怕半夜他起来看到你行不轨,万一有什么事,你就大声呼叫爸爸妈妈。”

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女儿不耐烦的回答,然后就把我推出她的卧室,接着,咔嚓一下把卧室门锁上了。

 我还是不放心,于是转身来到阳台,想看看李军是否真的睡着了。但眼前的场景却让我震惊了,只见那李军虽然还在睡,女儿却连衣服也顾不上,一下就钻进李军的被窝,爬上了他的身上,用那可爱的殷桃小嘴,吻上了李军那张胡子拉碴的嘴。

 (由于那几天太忙,李军来不及打点自己,又喝了点酒,自然是红光面,胡子拉碴的老头形象。)吻了好一会才抬起头,看到李军还在睡,便撒娇道:“别装睡了,本姑娘接到你的微信时,正在洗澡,这不胡乱的一擦身体,就跑回来见你了吗,说说吧,怎么犒赏本姑娘。”

 原来,是李军给你女儿发了信息,怪不得她突然回家了。接着,李军睁开眼,笑嘻嘻的看着她,后就把她的脑袋一按,张嘴巴和女儿热吻起来。

 我能清楚的看到,李军把那舌头伸到了女儿的嘴里,不断地搅动着,咽着女儿口中的香津。好一会,女儿才挣脱开李军的嘴巴,抱怨道:“你今晚吃了什么,嘴巴竟然这么臭。”

 这就是我这壮酒的效果,功效显著但是容易引起口臭,喝后,女人都不怎么愿意与我接吻,看来,女儿是嫌弃他了。

 “臭你还一上来就吻,那好今天晚上我们不再接吻了,你就留着你那张香嘴吧。”说完,李军一下掀开被子,他居然什么也没穿,跨间的大子早就高高的起来了,那大物,在壮酒的催化下,变的更加的庞大,狰狞而恐怖。

 接着,李军把女儿推开,就从上跳起来,女儿一边追一边说道:“刚一见面就要去哪里啊,知道人家有多想你了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忙把嘴巴凑上前,想去吻李军,她可能认为,刚才的话得惹得李军不高兴了,现在要主动献吻。

 李军用大手堵上女儿凑上来的香嘴,道“酒喝的有点多,多,我要去撒。”说完,就要往门外走。

 “等等,我和你一起去嘛。”听到李军要起上厕所,女儿居然也要跟去,心中那种感觉更甚,但也更加的好奇,他们俩之间的关系,什么时候开始的,又发展到了什么地步,他有没有捅破我女儿的处女膜呢。

 我从阳台躲进卧室屏风后时,李军和女儿也双双进去了厕所:厕所门大开着,我能看清楚厕所的情景。只见李军扶起他巨大的物,随便的拉起马桶盖,就“哗啦啦”的向了马桶盖,腥臭的溅的到处都是。

 想到静儿伺候李军撒的场景,此时的我好怕,好怕,自己的女儿也会下的跪在李军面前,然后,然后,我汗浃背,紧紧地盯着女儿的小嘴…

 只见女儿右手从李军的上穿过,代替下他的手,扶着那巨大的物,然后仰起头,撅起小嘴,还想和他接吻。李军笑咪咪盯着她,用刚才抓那腥臭物的手,在女儿的鼻子上摸了摸,道:“这才乖嘛。”说完,也张开嘴,与女儿再次吻,只见这次女儿竟然伸出舌头,一下一下的在李军口中搅拌,然后咽下他口中那臭烘烘的唾沫。

 好像为了证明,她并不嫌弃李军。由于女儿正专心的吻着李军,扶着李军物的手拿偏,李军的就肆意的溅出来,出来马桶外,一些还溅到了女儿手上,腿上,但忘情的吻着李军的她却恍然不知。

 李军的这泡足足撒了一分钟,他也和女儿热吻了一分钟,看的我很是气愤,但想到是女儿主动,一时也不敢出去揭穿他们。吻完后,女儿摇着他的胳膊,又开始撒娇道:“这下你满意了吧,以后我要天天这样吻你好不。”

 啊,女儿竟然如此痴与李军接吻,我惊呆了。完后,李军并没有像要求静儿那样,让女儿替他干净,我就说嘛,他们之间可能只是一般关系。

 我稍微的有点平衡,我的女儿也没有那么下。接着,只见李军吩咐女儿扶住盥洗池,撅起那股对着她,接着,他掀起女儿的短裙,就要伸手去拽女儿那条粉红色的小内内,而他跨间的大,也跟着跳动了几下。

 “不要,不要。”我在心中咆哮着,并马上决定,如果李军真敢主动撕开我女儿的小内内,我一定要冲出去阻止他,并告他强X。  m.aIyeXs.coM
上章 窥狌成瘾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