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爱无禁忌 下章
楔子
看不见、听不见——?

 感官神经因为体内陌生钝物的存在,全数集中到下半身,感受着一次又一次浅深刺的冲撞,不断向大脑传达着疼痛与快

 随着适应体内钝物的存在,疼痛逐渐离去,留下愉悦的高,他只觉得一阵晕眩;除了低、除了失去自我地配合不知何时才会停止的律动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或被做什么…

 “唔…嗯…啊…”愈见明显的配合刺了压制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越的情迅速来袭,他听见身上的男人暴吼一声,紧接着的是一股强烈的热在体内爆开,将他卷入无止境的深渊。

 灭顶前,他听见男人用轻佻的语调低声说着——

 “本来嘛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,如果何芊秀没有雇我监视你,我就不会知道世上有你严启骅这个人;再如果你没有改变惯走的路线,突然弯进我站岗监视你的巷子,看见我跟人起争执,我也不会一时兴起拉着你跑…没有这些“如果”很多事都不会发生;不过这些还是发生了,造就是命运,你不这么认为吗…”

 严启骅猛然睁眼,来不及跟周公道别,就被恶梦拉回现实世界。

 下一秒,间传来的轻微压力,告知他这张上不只他一个人。

 没有惊慌,也用不着开灯,三更半夜闯进他屋子、赖上他的而能让他浑然不觉的人只有一个。

 而这一个人,也是刚才导致他恶梦的主因。

 “方谨!”

 “唔?嗯…”的另一半飘来咕哝的呓语。

 黑暗中隐约可见平躺在上的隆起黑影动了动,并在严启骅部的手也连带地移动。

 在那只手滑至自己部前,严启骅及时拦截,摔开的同时翻身下,把整张让给入侵的男人。

 啪的一声,显有有只手的落点足某人的皮

 “哦…你真鲁…”

 “比某个鸠占鹊巢的男人要好太多。”

 “我没有占…啊——”打了个呵欠后,方谨继续道:“我们都什么关系了,哪来的什么占什么巢?你刚说什…呼…”

 轻微的鼾声又起,卧室再度归于平静。

 严启骅皱眉俯瞪上的方谨。

 还以为他已经清醒才能这么流利地说话,结果只是半梦半醒,这家伙——

 “喂…”已经入睡的方谨突然发声,伸长手臂在严启骅刚刚空出的位上摸索,找不到人的他不地要求:“陪我睡!”

 “混帐。”冷冷地抛下这句话,严启骅转身离开卧室。

 真是去他的“都什么关系了”!被连在睡梦中都能奉行“无赖法则”——死皮赖脸到极点的方谨击败,严启骅走到客厅点烟独处,好平愎自己的情绪。

 他们是什么关系?

 除了强暴犯和受害者、威胁者与被威胁者的关系外,他想不到他们还有其他关系。

 那一夜——如果不是一连串的巧合相遇,自己不会知道方谨这个男人,更不会成为被男人强暴的受害者,还被他用这件事威胁,被迫雇他为随行保镖——这些无赖至极的事情也只有方谨做得出来!

 愈想,云吐雾的速度愈快,直到进一口焦味,呛咳出声,严启骅才发现烟已燃到尽头,刚道的是滤嘴烧焦的气味。

 “笨的人究竟是谁?”严启骅低语自问,点起新烟,再一口,缓缓吐出,留在嘴里的尼古丁味与心境同样苦闷。

 这就是命运,你不这么认为吗…

 那一夜方谨说的话突然跳进脑海,打断他的思考。

 命运?二十五岁的方谨和三十七岁的自己?

 不,他一点都不这么认为!  M.aIYeXs.Com
上章 爱无禁忌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