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
14、佳期
鼓乐声庄严的响起,百官肃穆的端立于金鸾殿前。

 锦灵绣头戴百鸟朝凤冠,身披云蒸霞巍的明黄朝服,端庄的接过锦圣王手里的传国玉玺,缓缓向正中的宝座走去,在她转身坐下的瞬间,众人齐齐拜服在地,高呼“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 在锦圣王欣慰的眼光中,她微微一笑,仪态万方“众位卿家请起。”一轮红冉冉升起,撒下了万丈光芒,锦圣国新的女皇诞生了!

 接受了百官的庆贺和他国使者的道贺,宫千翌上前躬身行礼,递过了一个金盘,那盘上盛着一枚玉如意和几枚玉佩,殿上的气氛瞬时紧张凝重起来,大家知道该女皇选出她未来的夫婿了。

 锦灵绣的眼光扫过殿上立着的煌抒寒、宫千壁等人,(祁莲因为身份太低,没有资格立在殿上),缓步向他们走去。宫千翌紧咬着下,看着她走向她的选择,脸色白的吓人。在这一刻,他全身的血仿佛褪尽,脑中痛得空白一片。

 她停在宫千壁面前,拿起金盘上的玉如意,轻微的恍惚了一下,终是放下,拿起一枚玉佩柔声问“你愿做我的夫婿吗?”是玉佩,而不是玉如意?朝上的众人纷纷惊讶起来,西华王更是愤怒的瞪向她。

 这玉佩是给侍郎的,相当于妾侍,最多只能做个服侍女皇的妃傧,赐给玉如意的侍君则可以封王,和女皇平起平坐,共享江山。

 以宫千壁尊贵显赫的身份地位而言,这简直是极大的侮辱。锦圣王也微皱了眉头,看她之前有成竹的样子,他以为她自有定计呢,难道她不知道这与宫千壁的地位极不相符吗?他已准备等宫千壁的拒绝一出口,就出来收拾残局。

 宫千壁大而明亮的眼眸氤醺着一层雾气,却是完完全全的快乐在其中淌,他粉的薄努力的张着,竟然哽咽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“愿意…”不顾一旁的西华王使劲的咳嗽,示意他不要答应。他大声的,坚定的,清晰的说“我,愿,意!”

 殿上的众人都愣了,锦圣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果然还是绣儿有办法啊!连鼎鼎大名的华壁公子都心甘情愿的做她的妾侍。他真是…太得意太欣慰了!他决定了,明他就启程去海外探奇,把国事交给女儿吧!

 宫千壁依礼跪下,从锦灵绣手里接过玉佩,紧紧的握在手里,站起身来,无比灿烂的笑了。他的笑容如同最绚烂的光芒,照亮了人心中最最隐秘黑暗的角落一般,映得殿上仿佛再无其它颜色。他此刻不染凡尘的纯洁美丽是如此的耀眼,真不愧被誉为天下最美之人!

 锦灵绣也不感动,她温柔的在他手上握了一下。心动的,喜欢的,不是他的绝美,而是他的纯善。

 一旁的礼官早已捧起圣旨宣道“皇恩浩,今赐宫千壁为侍郎,封灵妃,居东翎宫…”

 锦灵绣携着宫千壁的手,走回金座上,宫千壁喜悦的立在她身后,脸都因为幸福而闪亮。

 西华王看看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气得跺跺脚,终是不忍拂他的意思,退在一旁。

 煌抒寒面色莫辨的看着她,总是散发出凌厉气势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萧瑟孤寂。他那黑曜石般深幽的双眸微微紧张的盯着她,紧握住倾城剑的双手骨节凸现,隐隐青白。

 看来他已快忍不住了,要是她再册封宫千翌的话,他定会…虽然她知道心思细密的宫千翌已在殿外布下重兵,不怕他闹事。可是,那个冷冰冰只对她一个人微笑的少年,那个不苟言笑只向她一个人敞开怀的少年,倏地无比清晰的浮现在她的记忆里。

 锦灵绣看看宫千翌,又看看他,虽然娶宫千翌是她从小到大的心愿,可是终是不忍心啊!不忍心和亲如骨血的他闹翻!

 她终于道“朕还没有适合的侍君人选,这中宫的位置就暂时空着吧!”闻言大家都是一愣,宫千翌眼中很快的一痛,随即平静的一如往昔。煌抒寒一眨不眨的盯着她,神情及其复杂,似是悲伤,似是欣慰。

 她站起身来“今是朕双喜临门的好日子,颜华宫已经设好了筵席,天色不早了,我们这就过去吧!”

 她携着宫千壁的手率先走去,在经过宫千翌和煌抒寒身边的时候,她极低极低的说了声“对不起。”不知是为了谁?

 当晚,夜幕低垂,皎月当空,锦灵绣身着大红的喜袍,几番应酬下来,已有薄醉,被众人嬉笑着送到宫千壁所在的东翎宫,她微醺的推开了宫千壁的房门,斜倚着门看向上端坐的宫千壁。

 他雪白晶莹的肌肤被大红的喜袍衬得愈加明美丽,宝石般的美眸光华转,痴痴的望着她,粉如花瓣的紧紧抿着,像是跌入凡尘的仙子,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耀眼光芒,极至的美丽无。她幽幽的叹息,如若世上还有人比她更美的话,那定是他了。

 她挥退侍立在旁的宫女,走到他面前,望着他眼眸中的泪水,轻声问“怎么了?小壁,我知道是委屈你了…”因为是侍郎的关系,连婚礼的仪式都无法给他。

 “不,”他的眼眸明亮,净澈的不染点尘,急急的说“能一生陪伴着你,我已经很足很快乐了。我只是太幸福了,幸福的不知该如何是好,幸福的忍不住流泪。”

 话音越来越小,他长长的睫羞涩的垂下,在眼帘下方投下淡淡的黑影,晶莹的泪水在乌黑卷翘的睫上闪着光。

 她低柔的叹息了一声,轻轻吻去他的泪,柔声说“小壁,我当初少不更事,任妄为。亏欠了太多人,伤害了太多人。而你,却是我欠得最多,愧得最深的。

 以后,我会尽力去补偿你和小修,尽力去爱你。”宫千壁如扇的睫飞快的舞动着,欣喜的握住她的手,脸的快乐和不可置信“阿绣…”

 她微笑的样子,温柔的目光,正如初见那般清灵美丽。他痴的搂住她,缓缓低下头,向她上吻去。

 她的如此柔软甜美,他叹息的一再轻、肆磨,含住她的瓣以舌描绘着、勾勒着,怎么品尝都不够。温柔如春风的吻渐渐加深,他撬开她的,灵巧的将舌探入她嘴中,一点点拂过她的贝齿,她的上颚…她在他的身边了,她是他的了,这一刻,他想兴奋的叫喊些什么,想狂热的占有些什么,但他只是温柔的吻她,深情的吻她,仿佛将一生的感情都寄托在了这一吻里。

 直到她不过气来,他才不舍的放开她,紧紧把她抱在怀里,密密麻麻的吻雨点般的落在她的后脑、脖颈、肩胛上,他单纯而热情的表达着自己的爱意,锦灵绣瘫软在他怀里,低低息着,暧昧在华丽的寝宫中萦绕。

 两人都是意,宫千壁原本清澈的眼眸变得蒙而沉醉,解开自己的衣襟,顺着她修长的脖颈一路吻下去,一口轻咬在她光洁的肩头。

 “唔,”锦灵绣一声嘤咛,似痛苦似愉悦。

 一双小小的手忽然大力把宫千壁推开,清脆的童声突兀的大声响起“不许欺负娘娘!”

 “小修!”锦灵绣和宫千壁面面相觑,看着他们中间进来的那个小小身影。

 锦念修瞪着宫千壁,胖嘟嘟的小脸生气的鼓着,抱着锦灵绣大声说“爹爹坏,爹爹咬娘娘!”

 看到锦灵绣瞬时笑得捂住了肚子,趴在上,大好的气氛被小小的闯入者破坏了干净。宫千壁气得提起他问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锦念修大眼一转,委屈的说“他们不让我来找娘娘,说今天是娘娘的好日子。可是,为什么娘娘的好日子,爹爹可以来,小修不可以?娘娘偏心!所以…我看他们出去了…就偷偷溜进来找娘娘。”“快出去!”宫千壁提着他小小的身子,正想走出去。他机灵的一扭身,从他手中挣脱,抱住了锦灵绣的手臂“小修也要和娘娘一起睡,小修也要亲亲!”他趴在锦灵绣身上,使劲的蹭,像只小狗一样。

 锦灵绣忍俊不堪,在他嘟起的小嘴上亲了亲,他却不的说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刚才爹爹明明亲的比小修久嘛,还要用舌头去的那样哦!”他伸出粉的小舌,在她去,锦灵绣被他的,一直笑。

 宫千壁的脸忽红忽白,最后抱起他,在他的小股上使劲打着“看你还不出去!看你还不听话!”

 锦念修扁扁嘴,忽然“哇”的哭了出来,两人慌忙手忙脚的哄他…和风轻拂,月正好。

 心爱的人相伴在旁,正是良辰美景,佳期如梦…可是,宫千壁郁闷的看看近在咫尺的锦灵绣恬美人的睡颜,再看看夹在他们中间,像只八爪鱼一样紧抱在她身上,心满意足的睡着的小脑袋,无比郁闷、无比后悔自己怎么用不绝花生出了这么一个小恶摹

 溯因

 黄叶片片飘落,不觉已是深秋了。

 锦灵绣和宫千翌并肩走在长长的甬道上,两人都心事重重。

 “翌哥哥,抒寒他最近没有什么异动吧?”她直视着他隐隐透着疲惫的俊脸。

 宫千翌浅浅的笑了笑,清亮的眼眸温柔的凝视着她“别担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她有些感动,他是如此了解她啊!毕竟,和抒寒正面冲突的话,将是她最为悲伤的事。

 风儿吹起了她明黄的朝服,深秋的凉意让她微为缩了一下。

 宫千翌停下脚步,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她肩上,怜惜的望着她,默默不语。

 “翌哥哥,”锦灵绣感激的看他一眼,伸手握住他的手,他反手紧紧握住她,和她十指相扣。

 两人慢慢踱在秋风中,虽然周围是落叶纷飞的荒凉,却仿佛身处在繁花似锦的美景一样,心中都盼望这青灰色的石子路永远没有尽头。

 可惜再长的路终有走完的一刻。

 甬道尽头,两人还舍不得松开彼此的手。面奔来的身影却让两人偎近的身子瞬时分了开来。

 “阿绣,”宫千壁快的抱住她“你总算下朝了。”“怎么跑得这么急?”锦灵绣笑着拂开他额头汗的发丝。

 “因为想你啊!”宫千壁娇瓣中吐出的话语总是甜蜜中直接。

 宫千翌几不可见的僵硬了一下,紧握的双拳指节青白,默然的转过脸去,不去看那融洽亲密的一对。

 锦灵绣笑着看着他,他瞪着天空,喃喃道“什么嘛!明明我昨天占卜到会下雨的,我还特意带伞来给你。怎么一点有雨的样子都没有?”她微笑着说“你来接我,我已经很高兴了,下不下雨都不打紧的。”他尴尬的笑了笑,扔开手中的伞,向宫千翌微笑道“哥哥,和我们一起去东翎宫坐坐吧!”

 宫千翌勉强笑了一下,脸色有些苍白“不必了,我还有事。天色不好,你们还是快些回去吧!”

 宫千壁不好勉强,只有点点头,和她相携离开。留下宫千翌一人立在秋风中,修长儒雅的身影有种说不出的孤独寒凉。

 还未走到东翎宫,滂沱的大雨已经倾盆而下,宫千壁懊恼刚刚丢掉了伞,一路把锦灵绣护在怀中,奔了回去。

 今小修去外面玩,东翎宫的侍女们唯恐有尸都跟着去了。两人浑身漉漉的站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中,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,都忍俊不堪的大笑。

 笑声渐渐停了下来…

 锦灵绣乌黑的发髻半散,乌黑的眼眸水润亮泽,秀致的脸上说不出的蛊惑,宫千壁的眼神呆呆凝视着她,再转不开眼去。

 他早已透,衣衫紧贴在身上,更显出他纤,腿长身细,身材优美。

 半透的衣袍下,红色的茱萸若隐若现,本已惑之极,偏偏他脸上呆呆的样子纯真可爱的很,更增几分纯洁无辜的魅惑。

 两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。宫千壁伸手抱住她,在她耳朵上轻轻咬着,面色醺红,眼眸蒙。

 锦灵绣的手抚上了他柔滑的脖颈,他“嗯”得低叹一声,将她抱的更紧,下腹的坚隔着衣物紧紧顶着她,难耐的肆磨着。

 她轻轻在他的望上捏了一下,他猛地呻咛了一声。

 “阿绣,”他俊美的脸上泛起红晕,抓住她捣乱的小手,薄微开,俯身吻住她。

 他的柔软而甜美,带着点菊花的悠远香气。她渐渐沉醉在这个不断加深的吻里,宫千壁伸手抱起她,一边吻她一边向卧室走去。

 把她温柔的放在上,他的身子立即了上来,密密的吻落在她渐渐赤的身体上,他的衣襟半落,出完美的上身。象牙般的肤上仿佛泛着莹莹的柔光,前的茱萸是淡淡的柔粉人之极。

 他捧住她的脸深深的吻着,柔滑的舌在她口中不断深入,她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,他总算离开了她的,樱花般柔美的边还留有一道银丝,情无比。

 空气仿佛<倾城护爱> m.aIyeXs.coM
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