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
12、不悔
锦灵秀离开已经快一月了,宫千翌在书房里埋头看着水患的报告,皱起了眉头。这么严重啊,难怪她迟迟未归…

 挽绣进来,神色复杂,言又止。

 宫千翌从案牍中抬起头来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挽绣道“西华王受邀来参加公主后的生辰庆典,二王子也来了。”“哦?壁来了?”他惊喜的笑着“你怎么不早说,我立刻去见他。”挽绣犹豫道“千壁殿下已经在来听月阁的路上了,只是…只是听说千壁殿下数月前认识了一个女子,还为她用不绝花哺育出了婴儿。可是那女子竟然抛下身受重伤的他,决然离去。当时千壁殿下心神俱伤,灵力丧尽,连人身也维持不了了。近才刚刚复原。”

 宫千翌惊道“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虽然西华王对他不起,但他仍然很是喜爱这个阳光可爱的弟弟。

 一个少年推门进来,笑道“我很好啊!大哥,快来看看我的小修可不可爱?”那少年犹带着些稚气,肌肤胜雪,明亮的眼波所到之处熠熠生辉,美得如同天上的神坻。他身后冒出一个小小的头,那个莫约才3岁的小男孩仿若是变小后的他,粉装玉啄,十分可爱。

 他献宝似的把小男孩举到他面前,微有些得意的说“很漂亮吧?有那么美的母亲就是不一样!”

 宫千翌笑了笑,心疼的看着强装着笑脸的弟弟。他虽然美丽依旧,眉间却隐藏着深愁。

 宫千翌不解的问“你的孩子?你用了不绝花?那他的母亲呢?”宫千壁让挽绣先把孩子抱下去,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。他黯然的说“她不要我了。”

 宫千翌看着他情伤的脸,劝说道“壁这么美、这么好的男子她都不要,定不是什么好女子,小壁还是忘了她吧!”

 他激动的说“才不是。她是世上最好最美的女子!只是…”他眼瞳忧伤,低声道“只是她不爱我罢了。是我不够好,她才没有爱上我。是我做的不够,她才会离我而去。”

 宫千翌怜惜的望着弟弟,原来小壁这样十全十美的男子,也会有得不到的人啊。他不知该如何规劝痴情的他。

 宫千壁大大的眼睛眨了眨,把眼中弥漫的泪水了回去。强忍住悲伤,他愉悦的说道“不过我知道她是从锦圣国来的,而且认识玄玉公子煌抒寒。后天无双公主的生辰,煌抒寒一定会来,我就可以打听出她在哪里了!”看着他兴奋企盼的样子,宫千翌柔声道“她已经不要你了。你还去找她做什么?”

 宫千壁明亮的眼眸微微黯淡,俊美的脸上是不悔的执着“可是,我离不开她!这些日子,我想她想的快要死掉了。而且如果她看到小修,说不定会让我留在她身边的啊!”想不到弟弟竟然如此痴情,宫千翌叹息了一声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,能让他纯真可爱的弟弟眷念至此?他一定会帮他找到她,实现弟弟的心愿。

 锦灵绣一路飞奔回都,还没有去见父王,就悄悄跑到听月阁来。她好想他,想他温文的笑,想他微颦的眉,想他的一切一切。当她比逃命还快的速度翻进他的屋子时,她心中雪亮…她完了!她好象真的有点爱上他了。宫千翌这个魔咒,她哪怕失忆了也躲不过啊!

 难道在最开始的一秒,有些事情真的已经注定到老?

 幽静的午后,雅致简单的屋里没人,只有那雅的大上,似有人动了一下。

 她怀着思念,脚步轻轻的,想象原来那样吓他一跳。开飘垂的白纱,她向上扑去“翌哥哥。”

 “哇!”她大叫“翌哥哥,你怎么…怎么变的这么小了?”一个小小的男孩迷糊的睡眼,懵懂的看着她。他那清澈的大眼睛,秀的鼻梁,还有身上那种独特的清雅气韵,明明就是翌哥哥小一号的翻版嘛!

 锦灵绣正愣在那里,那个玉雪可爱的小家伙眨巴眨巴大眼睛,兴高采烈的向她扑过来“娘娘…”

 她下意识接住他胖乎乎的身子,完全傻掉了。天啊!他叫她娘?!她什么时候和翌哥哥有了这么可爱的孩子?

 那小男孩藕似的小手搂住她的脖子,撅起小嘴,大力在她脸上亲了又亲,涂了她脸口水,稚气的声音无比甜腻“娘,小修总算见到你了!小修每天都好乖好乖,生怕娘娘不要小修了…”

 锦灵绣回过神来,一边躲着那小家伙的狼吻,一边唤进挽绣。挽绣看看一向风姿洒然的她竟然被这个小鬼的如此狼狈,不觉偷笑。

 锦灵绣奋力用手挡住那小家伙嘟起来猛亲她的小嘴“挽绣,哪儿来的孩子?

 你家公子呢?”

 挽绣笑道“这是宫中贵客的孩子。公子接待前来庆贺公主明的生辰的客人去了。”

 原来如此。

 那小家伙不依的垮着小脸“娘,你不喜欢小修吗?小修好想娘娘哦。”锦灵绣不知为什么很是喜欢这个小家伙,她笑道“怎么会?”这孩子才2、3岁吧?定是太小,认错人了。

 他眨眨大眼睛,扁着嘴“那娘娘为什么不让小修亲亲?”她哑然,只好苦着脸说“那你别往我脸上抹口水了啊!”他“啪”的在她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。乐呵呵的笑起来,脸颊上出两个深深的可爱梨窝,漂亮极了。

 锦灵绣不由羡慕他的父母,要是她也有这样可爱的孩子该有多好!

 他软绵绵的小手吊在她脖子上,像一只无尾熊一样牢牢着她,她好不容易把他的手拽开,柔声道“小修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。不能陪你了,改天再来找你玩好吗?”

 他乌黑的大眼睛转了转,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了下来,小脸上是委屈,呜咽道“娘娘别走,小修会听娘娘的话的,小修不要娘娘走!”他这副梨花带雨的小涅,让锦灵绣蓦地有点眼的感觉。她柔声劝慰着这个小家伙,可他死活不肯放手。

 没有办法,锦灵绣居然真的放下其它要事,留在那里陪他玩了一整个下午。

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大概,是因为他长的很像翌哥哥吧?

 婚事

 美好的秋日,秋高气

 锦圣国举国庆,庆祝他们聪慧美丽的无双公主5岁的生辰。

 威严的金銮殿上百官齐聚,各国的王族都派人来参加这次盛宴,热闹非凡。

 长长的筵席一直从大殿上延伸到很远。

 一身玄锦衣的煌抒寒和锦圣王、西华王正在互相客套,他的干连精明、丰神如玉让大家暗暗称赞,他的气势果然一点也不输于他们骄傲的无双公主。怪不得有传闻说,刚成为东煌国国君的他这次来是专程向锦圣王提亲的。他和公主本是青梅竹马,又师出同门,大家都毫不怀疑的看好这一对天造地设般的壁人。

 宫千翌仍是一袭简单的白衣,风致出尘。他如今是锦圣的第一权臣,大权在握,在众人中应酬的左右逢缘。比起以往的低调平和,他的眼眸更加清明坚毅,散发出另一种尊贵强势的光华,让人难以从他俊秀清雅的脸上移开眼光去。

 可是他身边的那个男子竟把他的绝代风华也有点比了下去。

 那西华二王子虽然眉宇间隐含愁绪,但如同嫡仙般美丽耀眼,熠熠生辉。见到他,大家都不觉眼前一亮。不暗叹这华壁公子的不凡!不愧是和公主齐名的人啊!

 他们俩兄弟虽然肤皆白,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宫千壁就像冰雪一样通透,美得高高在上,如神坻般不食人间烟火。宫千翌虽也带着出尘之感,却是如玉般温润,让人倍感温暖亲切。

 祁莲也坐在殿上,他虽低调默然,但他天生的妩媚冷让不少亲贵都在偷眼打量着这个公主宠爱的少年。煌抒寒不时有意无意的瞪他一眼,眼色冰寒。

 大家都知道锦圣王早定于三天后把王位传于公主,这次宴会本是隐含帮公主选婿之意,众人的眼光在各位王子和宫相身上扫来扫去,只觉兰秋菊,各有妙处。如若将他们比之以花…宫千壁灿若桃李,有种纯粹张扬的美丽。真可谓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

 宫千翌仿若空谷幽兰,素雅淡然。让人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。

 祁莲出淤泥而不染,濯青莲而不妖,有着莲花般一尘不染的冰清冷

 煌抒寒则似梅花,傲雪欺霜,气度高华,睿智坚定,仍是君子之风。

 大家纷纷猜测,不知哪位公子更合公主的心意。不过依目前的局势来看,一国之君的煌抒寒,身为太子的宫千壁和握有锦圣实权的宫千翌都各有胜算。

 众人正在窃窃私语,等待公主殿下的到来。忽然有人在锦圣王耳边低语一番,锦圣王微愣,随即面带笑意道“无双有事,晚到一会儿。我们先开始吧!”他一击掌,鼓乐四起,热闹的宴会立时开始。

 一队碧裙宫女缓缓行出,舞出曼妙的舞蹈。一个白衣女子以纱覆面,在众女子的簇拥下莲步轻移,玉臂轻挥,一边轻灵的盘旋起舞,一边宛转的歌道“风中残花飘散在云际,试问谁不想上青天?

 情意忠孝自古难两全,无奈此心早已深陷!

 枝头上残月依然依然出现,思慕着他柔情万千。

 只有回梦中等待他出现,盼能与他共经沧海桑田。

 爱情是什么神仙?

 让人哭!让人笑!让人看不见!

 我愿化作一盏灯永远守在他身边,与君绵到永远…“她的歌声清灵之极,有如天籁,字字清澈,声声动情,让人闻之忘俗。她虽然带着面纱,但是舞技举世无双,身姿楚楚动人。玉腿轻伸、莲臂轻摇处,眼波灵动,明妩媚,无不魅惑。只让人觉得来到了琼池玉宇,见到了凌波仙子,几疑这是天上人间。

 众人无不心神俱醉,一时间忘却了凡尘琐事。她的歌声已经幽幽散去,人们还呆怔着,细细回味刚才这一曲…原来,世间竟有这样精灵般缥缈的女子,竟有这样深情动人的声音!除了昔年无双公主代替宫千翌的一舞,当世再难以见到这样美妙绝伦的歌喉舞姿,像是直触到人们心底最深最软的地方。

 各人都有所感触,一时默然…煌抒寒一贯冷竣的神色中也出了些许脆弱。

 他想起了他对她的感情,又怎么不是莫可奈何,宁愿深陷?她的笑靥娇语多年来早以刻入了他的生命,成为他唯一的快乐,他唯一的悲伤。不忍失去她那信赖的眼神,他只得对她一而再,再而三的退让。

 宫千壁双眸含泪,脸色忧伤。她在哪里?她为何不要他了?备受相思之苦的他又怎么捱得过这没有她的一又一?怎么捱得过这锥心入骨的绵绵相思?

 祁莲黯然垂首,凤目含泪。他如此卑微的悄悄爱着她,以自己唯一能够的方式,以世人眼中无比卑的方式。当衰爱驰之时,她还会让他待在身边吗?还会对他软语微笑吗?他好怕,真的好怕失去他生命里唯一的暖…只有宫千翌微微抬眼,神情讶然的对上她向他望来的盈盈双眸,那种脉脉的温柔如此捻。他浑身一震,心下深深感动,眼中顿时柔情万千。

 等众人终于清醒过来,掌声立时四起。那女子轻盈的上前,在锦圣王面前微微一拜,利落的开了面上的白纱,笑道“今绣儿献丑了,父王莫笑!”锦圣王大笑道“都快出嫁的人了,你怎么还是这么淘气?”言语间尽是对她的宠溺欣赏。

 那女子白衣胜雪,清丽灵慧,柔美至极。正是锦灵绣。

 “阿绣!”一个男子讶然的大呼,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见面前人影一晃,那男子已把她牢牢抱住,正颤声道“阿绣,我找你找的好苦!”那男子竟是华壁公子千壁!

 瞬时,讶声四起。本想去拉开这无礼男子的侍卫们纷纷退了下去,众人神情疑惑的看着他们。

 锦灵绣挣脱他的怀爆见他清澄的双眸中隐隐含泪,眉宇间的那抹忧也未能挡住他耀眼的美丽,正是她心中最为愧疚之人。她原本有些不忍,可是注意到宫千翌瞬间惨白到毫无血的脸,她一咬牙,推开了他“这位公子,你是谁?

 我不认识你啊?”

 宫千壁身子微颤,清澄的眼眸里是思念,神色苦楚之极“我是小壁啊!

 你不记得了吗?你总爱叫我线,跟我玩耍的。在幻梦森林里时我们是多么的快乐!”

 “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虽然无比愧疚,锦灵绣思付之下,却打定主意要推的一干二尽。否则,以他的身份,她这辈子必然要和他不清。

 他咬咬,去侍女群中抱出一个冰雪般可爱的小男孩。

 那粉妆玉琢的小男孩睁着无的大眼睛,好奇的看着众人。一见锦灵绣就笑着伸<倾城护爱> m.AiyExS.COm
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