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
11、良心
锦灵绣一挥袖,那些宫女立刻退了下去,细心的帮他们把门关上。她笑道“这里可是我特意让人准备的。已经有人在议论我不爱江山爱美人了,莲儿你好歹笑一下啊?怎么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?”

 他一下子跪在她面前,抱住她的膝,哭道“绣姐姐,莲儿不配这么美丽的地方。你何苦对莲儿这么好?”

 好吗?未必吧!她心中有些愧疚,她这样宠他,固然的确喜欢他可怜他,未尝又不是利用他掩人耳目,让人想不到她对宫千翌仍是余情未了。

 她扶起他,柔声道“好好的,怎么又哭了?”他心中温暖,身体也跟着滚烫起来,只张眼睛不说话。

 她笑着拉他走入阁内一间精致的浴室。那白玉雕就的偌大浴池中泛着水汽,水微黄。她说“这里的水引自天然的温泉,有疗伤养神之效。你身上旧伤甚多,恐后落下病,还是常常来这里泡泡的好。”他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。他蓦地冲过去抱住她,谁料用力太猛,两人一下子掉入了温热的水中。看看对方狼狈的样子,同时放声大笑。祁莲感动的把头倚在她肩头,看着窗外那一片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,心中甜蜜。

 他的手拉下自己透的衣裳,又去拉她的,在她的脖颈中轻轻吹着气,惹得她一阵娇笑。他的煽情而暧昧的吻过她的发、她的额、她的,沿着她美好的线一路向下,她的呻咛重了起来。他沉入水中,分开她的双腿,媚惑的了上来,在她的花心

 “啊…”她无力的倚在池边,因情而着气。他柔滑的舌来回划过她的花径,轻轻探了进去。“嗯,”她全身紧绷,强烈的快让她喊了出来。他抬起她修长的双腿,早已立的分身轻轻刺入她的花径,在她的身体中探入出,他美媚人的脸上,凤眼微眯,眼色醉人。

 “啊…啊…嗯…”他人的呻咛着,脖颈向后仰起,粉头充血立,柔滑的身体上漉漉的,不知是水雾还是汗水,妖媚人。

 温热的水随着他的动作涌入了她的身体,十分刺。她趴在他的肩头,无力的随着他的动作起伏,在望中沉沦。他长长的睫抖动,清的脸美丽绝伦,魅惑妩媚的表情可以让任何人心醉,可是她心里忽然想到要是莲儿是他,该多好?

 闭上眼睛,仿佛抱住的是那个男子,身体一颤,她攀上了望的高峰…情过后,祁莲温柔的抱住她,帮她清洗着身体,可是他总不老实的手和让锦灵绣笑着叱道“莲儿,你到底还要洗多久?我都快饿死了!”他正抬高她的脚,洗着她小巧的脚趾,闻言伸舌在她的大脚趾上了一下,含住了她的脚趾,含糊不清的说“溺身替的美握都洗幻(你身体的每寸我都喜欢)!”

 她又又惊,忙道“快放开我…啊…”她大力挣扎下,脚下一滑,向他倒去。他接住她光的身子,眼色痴“绣姐姐…”他分开她的腿,俯身了上来,坚的分身再次冲入她的体内,她无力的娇着“嗯…不要了…啊…”他握住她不盈一握的肢,脸上的痴几近疯狂“啊…绣姐姐…嗯…好舒服…”

 他的了上来,舌头在她的口腔中贪婪的着。她的意识模糊起来,感到一波又一波的快让她快不过气来。不敢相信那样楚楚可怜的柔弱人儿居然有如此疯狂热情的时候,看来,男人果然会宠坏的啊!

 采莲宫中的晚宴很是精致,祁莲让侍女都退开,自己拿起食物喂怀中的锦灵绣。她下午累坏了,半倚半抱在祁莲怀中,任他摆布。

 注意到祁莲只顾着喂她,自己基本上没有吃过什么。她忙道“莲儿,你自己也吃啊?今天的芙蓉丝做的还不错哦!”他平静的说“莲儿习惯了只喝清粥即可,这些油腻的食物我已经吃不大惯了。”一向以侍人的他,哪里有资格讲究吃什么。后庭向来是他谋生的资本。

 她一愣,眼色怜犀将他微凉的手握住,她柔声道“那些,都过去了…以后,慢慢学着吃点,只喝清粥怎么行?怪不得你这么瘦!”他看着她,喜悦而甜蜜,就算只是怜犀他也觉得幸福呢!因为她在他身边…

 “绣儿,我不在,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?”煌抒寒大步走入,风尘仆仆的脸上,斜飞入鬓的剑眉微拧,眼眸暗沉如风暴之海“我还没有入京,就听见传闻说你不爱江山爱美人了!”

 他凌厉的眼神在祁莲身上仿佛要刺个出来,祁莲咬住,抱住锦灵绣不松手,柔弱的身影竟有种倔犟。

 “绣儿从来都是这样的啊。抒寒你也知道的。我这个人性格极坏,又花心又小心眼。哪有抒寒你磊落大方?”她故意要气他,仍靠在祁莲怀中,笑嘻嘻的说。

 “绣儿!”煌抒寒脸色冰寒,隐忍的怒气渐渐散发。

 眼看他真的动怒了,锦灵绣才懒洋洋的站起来“莲儿,你先下去吧!”祁莲柔顺的离开,不去理他那冷冷的眼神。

 煌抒寒神情既懊恼又疲惫“绣儿,你真的不知道我对你的心吗?我喜欢你,真的不行吗?”对她,不得,宠又宠不得。他该如何是好?

 她心中一软,握住他宽厚的大手“抒寒,我就是这样三心二意的女子,辜

 负了你许多,亏欠了你许多。不值得的…”

 他眼色黯然“不值得吗?可你为什么对你喜欢的人那么好呢?”他话锋一转,强打起精神来“你不是一直想要赐福弓和无缘剑吗?”他一挥手,侍从捧着两个盒子进来,打开放在她面前。

 一个盒子里是通体碧绿的小弓和一束碧绿的利箭。那弓和箭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,十分柔韧锋利,还可以折迭,遍于随身携带。很是小巧精致。

 另一个盒子里是一把绯的短剑。剑身很短,说它是剑,不如说是匕首。锦灵绣出那把华光隐然的利剑,那剑身竟也是绯的,很是不祥。

 她蓦地把它放回去,俏皮的笑道“好可怕,剑下我浑身寒颤呢!”煌抒寒柔声道“这剑是不祥之物,有很多可怕的用处。你看过就够了,不要留在身边。我会派人去把它埋了。”

 她笑了笑“你真好!”“可是,好有什么用?人家还不是不领情?”他俊逸的脸上长眉微颦“绣儿,我就一点点吸引力都没有吗?”

 楞楞看着他,她觉得温暖而安全,像是多年的知和亲厚的哥哥。可是想起那他急怒时的样子,她灵的打个寒颤情人,她可不敢考虑他这类型的,强势又危险。

 看着她怅然的眼,煌抒寒低头在她肩胛上狠狠咬了一口“你真是没有良心!”他愤然离去。

 她知道,她已经伤害到他的骄傲和自尊了,可是,她也有她想守护的人啊…H…进行时

 天繁星,炎热的夏夜闷的连一丝风也没有。听月阁最为隐秘的水榭中,一个温秀俊雅的男子只着一件白色单衣坐在书桌前,一个灵秀的少女温柔的站在他身后,为他擦拭刚洗过的长发。

 他足的闭着眼睛,享受她的手在他头上轻柔的动作,她对他的体贴温柔,让他有时候觉得好象一切都没有变似的。可是…他叹了一口气,柔声道“锦儿,听说你近来和祁莲形影不离,不但在宫中专门修建了采莲阁给他居住,而且还把煌抒寒好不容易夺来的赐福弓送给了他,气得煌抒寒愤然回国。”他的声音维,犹豫道“你就…那么喜欢他吗?”她转身蹲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黯然的清澈眼眸,笑道“你别多心啦!据说近东煌王有意退位,几个王子争抢成一片,抒寒他却一直待在我国舍不得回去。

 这对他可大大不利。只有这样抒寒才会不疑有它的离开啊!而且情敌是祁莲的话,他必会自重身份,不好与身份如此卑微的他为难。如果是你,那他可就是顶顶危险的人物了!”想起她刚醒来时,看到抒寒眼中的杀机,她打了一个寒颤,依恋的抱住他的“而且莲儿很听我的话,不会持宠而娇,与你为难。这样大家都能平安。”

 想不到她想的这样多,这样周到。他眼中柔情隐现,痴痴看着她惹人怜惜的小脸。“对不起,锦儿,都是为了我,你这样费心牢神。”她摇摇头,痞痞的笑“才不是,本公主也对风华绝代的宫相食髓知味,念念不忘的想一亲芳泽啊!”她看着宫千翌泛红的俊秀脸孔,心下不忍,她只能这样私下和他来往,还是委屈了他呀!可是他虽才华高绝,心灵如此纯净高洁,又让她如何敢把他推到那风头尖上去?只是,他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…她幽幽的叹口气“听说,近你和大王子走得很近,还当上了监国一职,兼管着御林军,常常去训练他们,治军有道。”他最近性格大变,热衷于名利之事,联合了原本势同水火的皇族和清,势力大。不要说锦圣王有所顾忌,连她都隐隐忌惮他了。

 “怎么?你不喜欢吗?”他温柔的她的秀发。

 “不是…只是我没有想到你这般能干,连军队都会管理。可是你要联合皇权的话,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她终是问了出来。

 他的手停了停“我不想依靠你的力量,锦儿。一直以来你都在保护我照顾我。以后让我来保护你,好吗?”他凝望她的眼眸那般清明真诚,她心底最后的疑虑也渐渐淡去,默默的笑了一下。

 她把头埋在他的膝上,眷念的嗅着他那独有的竹般淡雅的香气,心中宁和,不愿再去想这些烦恼的事情。越和他接触,就越发现他温柔纯净、气度高华。也罢,就信他一次,相信他不会背叛她吧。

 她伏在他腿上,热烫的气息若有若无的吐在他的大腿上,他眼色转暗,尴尬的想推开她。

 她忽然发现了他的不自然,瞟瞟他窘迫的脸色,他心虚的不敢看她,眼眸低垂着,她轻轻笑了起来,他害羞的涅真的好可爱。

 她跪在地上,隔着衣服,轻咬了一下他的分身,他“啊!”的低唤,背脊瞬时得笔直。

 她把他按在椅上,伸手去解他的子,宫千翌大窘,挣扎着说“锦儿,别胡闹!这里是书房,万一有人看到怎么办?”

 她按住他,一边咬开他亵服上的绳结,一边笑道“深更半夜的,谁会来这里?再说看到又怎么样?你就说本宫看上了你的姿,非要强暴你好了!”她解开绳结后,拉下他的子,他修长白皙的腿间,微微抬头的分身颤巍巍的立在柔密的草丛里,她低头了一下它可爱的顶端,将它含在口中,轻轻起来。

 “不…要…”宫千翌俊脸红得发紫,挣扎着扭动身体,却徒劳无功,忍不住在她的拨想咛着“啊…嗯…嗯…”他的分身膨大立起来,在她的下兴奋的颤抖着。他还在与自己的望挣扎,勉力说“你别这样…脏…唔…公主…身份高贵…何苦…为微臣…做这样的事…”

 “你不喜欢吗?”她跪在他面前,含在他底部的小囊上,撮了一下。他浑身一震,身体紧绷,极至的快让他再说不出话来,只轻轻呻咛着。

 他压抑的呻咛让她也情动起来,在他的分身顶端轻轻一椰舌滑下,在他柔滑的草丛中拭着,不去管他急待发的坚。她的手在他光的大腿内侧来回画圈,感受着他柔腻的仿佛能住手的肌肤,眼色离。

 “啊…啊…”快之下,他难耐的呻咛着,红着脸看向她,乞求的眼神暗示着他想解的心情。

 锦灵绣坏心的眨折,很是无辜不解的样子,继续在他身体上点起火焰,又不去扑灭它。她不规矩的小手摸入他单薄的上衣内,捏住他淡粉的头深按轻舌随之抚上,隔着亵服着他突起的头,她的唾将那衣物打,他那媚人的粉突起若隐若现。

 “啊…嗯…锦儿…我…”他扭动着身体,得不到释放的下体高高立,额头密密浸出汗珠,情动之下,无奈的忍着羞涩低声道“我…我想…要…”

 “哦?”锦灵绣痞痞的笑,在他的头上轻咬了一下“是这里要?”小手在他滚烫的分身上弹了一下“还是这里要呢?”他大窘,浑身都染上层淡粉,他微微扭捏的说道“那里。”他的眼睛不好意思的瞟向自己的下体。

 怎么有这么老实的人啊?他好象一点都不明白她是在作他似的。她开怀大笑,他更窘困了,脸通红的喃喃道“要不…要不…我还是…自己来吧。”他的手颤抖的探向身下。

 锦灵绣抓住他的手,笑道“真是个傻哥哥!”她俯下身将他的望一点点了进去,上下起来,他的分身早已被分泌的体和她的唾,在她口中进出毫无困难。他低低的呻咛,羞涩的紧闭着眼帘,陷落在她给的天堂里。他清雅的体香愈加浓郁,她正觉得被他的坚顶的不能呼吸,他全身倏地一阵痉挛,身体高<倾城护爱> m.AiyExS.cOm
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