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
4、幸福
从那天起,锦灵绣就没有再去看望过宫千翌,在朝中碰见时也只点头而过。

 宫中流言本就厉害。5后,版本已经变成宫相想强要公主,公主怒,拂袖而去,与他彻底决裂,互不往来了。

 这上朝时,一向或迟到或不到的锦灵绣居然早早端坐在锦圣王身旁。因她的身份高贵,故享有这样连王妃和王子都没有的特权。

 朝中的大臣一边开始议事,一边看看冷漠的公主,又看看淡然的宫相。看来这次的流言是真的了!大家的眼神很是暧昧。

 “启禀皇上,西华有使者到访!”礼部尚书言道。

 “哦?宣!”锦圣王看看锦灵绣端坐的身影,暗笑,怪不得今天这么乖,肯来她一向觉得无聊的朝堂呢!

 那使者歌颂了半天锦圣王的德智武功后,总算进入正题“微臣此次前来,除了带来今年的岁赋,还有一事相求。西华王近病重,对王子翌甚是想念,希望献上城池5座,明珠千斗,换王子回去。”

 “城池5座?明珠千斗?西华王真是大方啊!”锦圣王不置可否,向宫相道“丞相乃朕的左膀右臂,为朕分忧良多,朕实在离不得。可这天伦之情,朕也应该成全。丞相以为如何?”

 宫千翌神色不变,淡淡的说“听凭陛下吩咐。”锦圣王瞟瞟已经坐不住的女儿,笑道“绣儿,你说呢?我们放丞相回去可好?”

 锦灵绣镇定的说“这父子天伦,仍人之常情。只是不知西华王的诚意就只有这么点吗?”

 那使者一惊“公主何出此言?”

 “丞相才华出众,对我国裨益良多,既然要他回去,当然应该要同样地位同样出众的人来换才行,光是这些俗物要来何用?”见使者脸色一变,她笑着说下去“早就听说西华二王子千壁风华绝世,美貌无人能及。不但是天下最美丽的人,而且也是西华第一高手,被世人称为华壁公子,与本宫齐名。不如就让他代兄长留在本国可好?”

 她一言既出,座哗然。大臣们暗想看来公主腻烦了宫相,又对他的兄弟起了心,宫相失宠是事实了。宫千翌也向她望来,那湖水般平静的黑眸中微微起了涟漪,只一转,又将眼睛移开了去。

 “这…这怎么可以?王子仍是千金之体…”知道这位公主的手段,那使者更是惊惶,连声音都颤抖起来。

 “哦?那丞相就不是千金之体了吗?”锦灵绣眼神一厉,他竟吓得说不出话来,早闻无双公主厉害,想不到锐利至此。

 “当然我也明白,你们王上是很爱大王子的。”锦灵绣语气一转,那使者才缓过气来,忙擦着汗说“当然,当然…”

 “爱到5年前,想都不想就把年幼的他送出!爱到这些年来从没有问过一声、看过一眼!爱到…连天下第一毒…爱别离,都要让他一试!”锦灵绣语气愈冷,脸色越来越冰寒,气势人,连朝中的大臣都屏息,不敢说半句话。

 “怎…怎么会?!”那使者面如土色,双膝发颤。

 “来人,把西华王派来下毒的人带上来!”锦灵绣懒得跟他罗嗦。

 见事以至此,那使者跪下不断求饶道“微臣也只是奉命行事,公主饶命!

 公主饶命啊!”“哼,虎毒尚不食子,二王子是他儿子,大王子就不是吗?”锦灵绣冷声道。

 原来,大王子翌出身低微,生母为西华王的奴婢。二王子壁则是西华王的王后所生,这西华王一生只娶了王后一人,深爱非常。那王后死后,只独爱二王子壁,竟冷漠的将大王子送走,让他自生自灭。谁料王子翌深得锦圣王器重和无双公主的喜爱≡己病重,时无多,不放心翌留在世上,怕他后威胁到壁的王位,竟狠心非将他置之死地不可。派人下毒后,见他迟迟不死,还不放心,竟又想将他唤回再除之。心不可谓不狠!

 “救命!”那使者浑身发抖,见无双公主无动于衷,神情狠厉,转而跪求宫千翌“丞相,不关我的事,饶了微臣吧?”

 “父王真的让人来杀我?”宫千翌一直淡然的脸上微感伤。

 那使者不敢说谎,点点头。

 宫千翌本就猜到七分,此时只是低低一叹,转向无双道“公主,他只是奉命行事,就饶了他吧?!”

 锦灵绣瞪了那使者一眼,不甘心的点点头“来人,将他逐出我国,除国事外,永不得让西华的人进入锦圣国!”

 看看宫相微显疲惫的脸,她向锦圣王道“父王,我累了。让宫相陪我回去吧!”

 见他颔首,她与宫相一起离开。途径那被看守起来的使者时,她轻轻以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道“听说西华王这一辈子只独爱王子壁,很是以他为傲。不知王子壁痛苦起来的涅是不是还会风华绝代呢?”再不看那使者死灰般的脸色,她追上前方那个身影,相携离去。从此,宫相和公主不和的谣言再无踪影,无人再敢不利于宫相。

 偌大的宫廷里,宫千翌和锦灵绣并肩而行,缓缓踱在长长的青砖路上。侍卫宫女远远跟随。

 “谢谢你!”宫千翌忽然看着锦灵绣,温言道。这些日子她为他操劳,瘦了不少,楚楚可怜的脸上有种孩子气的倔强。

 “我们之间还要客气吗?”锦灵绣扁扁嘴,微微委屈,随即了然的说“以你的聪慧,早就知道是他。但你还是不忍与他为敌。”宫千翌苦涩的一笑“他毕竟是我的父亲。”

 知道他心中难受,锦灵绣不再多说,只坚定的握住了他的手“翌哥哥,你还有锦儿。无论氟什么事,锦儿绝不会弃你而去,绝不!”宫千翌看着她认真的脸,心中的冰冷渐渐化开。

 她小小的手温软而坚定,他只觉得有她在身边,那些悲伤的事、那些寒冷的事,已不能再伤害到他光撒在两人身上,她灵秀的脸上有种比太阳更暖的光芒。也许,她对他还是有些许真心的吧?看着这个锦般多变、风般自由又总像月般温暖的公主,宫千翌忽然觉得一种叫做幸福的情愫在心里发芽。

 劫数

 御花园里,正是百花争、草长鹦飞的时节,景怡人。祁莲见到锦灵绣时,她正着一身碧衣裙,懒懒的坐倚在秋千上,与旁边的锦衣公子谈笑着。目繁花在她妩媚灵动的眼眸一转下,都像化作了尘土,只余她容高贵的似樱之魂、梦之华。花开正好,那英姿朗的男子风度翩翩,与她在一起构成了一副绝好的图画。

 远远听到他们的声音传来…

 “哦?”锦灵绣思付着“这么说,连南宫公子都不是壁的对手吗?华壁公子果非得虚名。”

 南宫临道“他的武功并不是很高,可是,这人门的很。不但长得比神仙还美丽,而且用的好象是灵力,虚空中即可伤人,厉害非常。我们那么多人偷袭,才刺了他一剑。要不是他的打架经验不够,恐怕连伤他都很难。”锦灵绣喃喃道“灵力?传说中只有仙人才能使用的力量?!看来,真是越来越好玩了。”她浅浅的笑起来,好的对手难求啊!

 南宫临见她一副见猎心喜的涅,忍不住好笑“你要小心,他不是常人。”“知道了,”她毫不在意的一笑,感激的看着他“公子此次帮了我,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!”

 南宫临看向锦灵绣,她碧衣裙上绣着白色的荷花,如同此刻浅笑盈盈的她一样清纯的惑人心魂,看起来纯真极了,但她乌黑的眼底却有着隐隐的防备。只有面对那人时,她才会放下所有戒备吧?他暗叹。只轻轻摇了摇头。

 “哦?”她轻笑“你真的无所求吗?”

 南宫临坦的看着她“我的确对公主一见倾心。故而公主请我去行刺华壁公子,我也毫不推辞。但我只是不想你忧心烦恼,希望为你分忧而已。你的笑容已是对我最大的回报≡谢的话,公主请再勿提起。”锦灵绣讶然的看着他真挚的眼睛,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此人似的。他洒襟让她钦佩。她真心的笑了,伸出手去“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可好?”

 南宫临的手握上她的,两人相视而笑。看着他澄澈的眼神,锦灵绣感叹道“你是我所见过的,第二个眼神这么干净的人。可犀你来晚了。否则,我说不定真的会爱上你。”

 “哦?”南宫临反问“这么说,公主已有心爱之人了?”锦灵绣苦笑了一下,眼神迷茫“那人…是我的劫…我只是…没有办法不去管他…”

 祁莲听到这里,已不想再听下去,竭力平复着自己脸上的表情,向两人走去。

 他向锦灵绣行礼道“公主,六王子想要见你。他已经是第四次来了,你要不要去一见?”

 锦灵绣笑嘻嘻的打量着祁莲,却不说话。

 祁莲脸上一热“公…主…”

 “祁莲,怎么办?你越来越美了呢?我看这锦圣国都无人可与你比肩了。我快藏不住你了啊!”打量着他,锦灵绣叹道。

 祁莲仍是一袭朴素的白衣,一头乌发松松系起。但那白衣穿在他身上,竟有种研丽冷傲的风姿,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白色莲花。他一抬手,一投足间,风情万种的连锦灵绣也自认不如。

 祁莲神情窘迫,贝齿轻咬着红“公主,你又拿我的长相来玩笑。”他恨自己生得太美,没有宫相那种平易近人的文雅!她该是喜欢那样的气质吧。但又暗付多亏了自己的美,让她还能时时把眼光投注在他身上。

 锦灵绣仍是笑“知道吗?我这四哥自从在宫中遇见你,就惊为天人。非要我把你送给他呢?我都快被他的烦死了。”

 祁莲脸色苍白的看着她“公主…”

 “放心啦,”锦灵绣勾起他线条优美的下颚,轻佻的笑“莲儿这么美,我才舍不得送人呢!”

 祁莲在她的眼光下,柔得像化做了水。她把他当玩物也好,当奴隶也罢,真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注视着他。

 听见南宫临的咳嗽声,她笑着放开祁莲“正好,你和南宫公子过过招,我看你也快有我三分功力了吧?”

 结果大出锦灵绣意料,祁莲竟能和南宫临过上百招。他的进步如此之快,已有她的四分功力。她满意的说“看来,我可以放心的离开了。”“公主你要去哪里?”祁莲惊道。

 似是知道他的想法,锦灵绣正道“这次我不能带你。我收到抒寒的飞鸽传书,他已夺到屠龙令,在碧落海相候。我近就要启程,你要与南宫公子一明一暗保护宫相的安危,我3月内必归!”

 “你要去屠龙?”两人同时惊道。

 “那神龙仍是神物,千年一现,威猛无比。就算是你,恐怕此去也是凶多吉少啊!请公主三思!”南宫临道。

 “别去好吗?太危险了。莲儿愿意代公主前去。”祁莲恳求道。

 “你们不用说了,龙珠我志在必得。”锦灵绣脸色一肃。

 “早就听闻那龙珠可活死人,白骨。无病不可救,无毒不可解。习武人服了可修成散仙,常人吃了也可内力不绝,身体常健。可它再好,值得你用命去搏吗?”南宫临怨道。

 “绣姐姐,你是想解丞相的毒吧?”祁莲既羡慕又黯然,想不到她竟肯为他做到如此地步。

 南宫临不信道“这种灵物就算得到,没有人能抗拒它的惑吧?就算是宫相,你难道真舍得让与他人服用?”

 “唉!我也不想啊!本来跟你抢屠龙令只是好玩,想着做个仙女也不错的。”锦灵绣很是惋惜的摇摇头。

 “但这世上若没有他,就太无趣了。”抛开可惜的情绪,她的眼睛晶亮“所以啊,有些人,是劫,连我也躲不过去呢!”想不到一向无情的她竟深情若此,两人怔住,还想再劝。

 “好了,我决定的事从来没有更改过。”锦灵绣跳下秋乾慎重道“西华王恐不死心,宫相才华虽然高绝,但为人清高正直,难免在朝中树敌不少。此刻他病重,我又远离,实在危险。你们俩责任重大,千万不可疏忽,拜托了!”

 是夜,月暗星沉,两个人影行在皇宫中人迹罕至的偏殿里。

 “四哥,这么晚了,你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?”锦灵绣很是不耐,明她还得启程呢,他却非要带她去看什么绝世之珍,这偏殿是备用的房屋,根本鬼影都没有一个,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去睡觉。

 “妹妹,这东西你一定喜欢。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到手的,包你销魂。”推开一间内室的门,他神秘的笑。

 那屋内暗香缈缈,只一张大分外醒目。层层白纱垂下的上,传来一个男子压抑的低咛。

 听到他的声音,锦灵绣忽然有种不好的<倾城护爱> m.AIyExS.coM
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