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
第13章
等小柱醒来时,太阳已经出来了,小柱看到窗子外的兴灿烂,心里就莫名地高兴起来,他也说不清这种高兴来源于何处,反正那种巨大的喜悦是前所未有的,他觉得自己应该歌唱,才发现以前在城里读书时学会的那些歌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,于是就哼起了小调。

 小柱出去的时候,大舅和二舅已经坐下来吃饭了,刘玉梅若无其事地坐在一边,和平常一个样。

 见他起来了,二舅说:“小杂种真睡得,这么晚了才起来!”大舅说:“快点过来吃饭,吃了饭随舅到镇上赶集去!”小柱忙说:“我不去,镇上有什么赶的呀?还不如在家里睡觉!”大舅正想骂他,刘玉梅忙白了儿子一眼,说:“你就和舅去吧!随便给你爹带点东西去,他也有两个月没回来过了!”小柱这才不敢言语了,坐下来吃饭。

 吃过饭,小柱就和两个舅收拾了一下,背上东西,准备要去镇上了。

 出了村,太阳照在身上暖和的,路边山坡上的鸟儿在歌唱,在小柱的记忆中,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灿烂的日子了,不住又哼起了小调。

 到了渡口,老杜正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吃饭,金凤婶给他送饭来,正在河边给他洗衣服,老杜看到小柱,就笑了:“咋?你也要去赶集呀?倒是希奇了!”

 小柱笑笑,说:“咋了?我就不能去赶集了?”

 上了船,大舅摸出烟来,递给二舅和小柱,随便甩了支给老杜,老杜看了一眼烟,说:“是好烟呢!你俩不是玉梅的娘家哥哥吗?从广东回来了?”

 大舅觉得有面子,很严肃地点点头,说:“刚回来,广东可是个好地方呀!”正想和老杜吹一吹在广东时的见闻,金凤婶就上了船,替老杜撑船,说:

 “玉梅她哥,站好了,船可要开了!”大舅怕水,忙老实地蹲了下来,不敢在说广东的事了。

 过了河,就开始爬山,几头牛在山上慢悠悠的吃草,小柱在山顶上着气,回头望去,河水正静静地淌,老杜正靠在岸边开始拉他的胡琴,金凤婶收拾好碗筷,扭着股,离开。

 到了镇上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人来人往显得很热闹,几个人开始闲逛,小柱看着路两边摆着的摊子,心里索思着,这块花布给娘裁件衣服一定好看,这块糕娘一定喜欢吃,虽然没钱买,心里却也很足,觉得今天没有白来。

 大舅二舅的人多,碰上了就拉了一起胡说八道,关系好的,还要拉着去打几两酒喝,酒一下去,脸就红了,吹话越发大胆,就连在广东打工的时候,晚上如何出去偷东西的事也拿出来吹,小柱就听不下去了,就说饿了!大舅豪,摸出票子来,说:“走,咱吃牛去!”

 几个人就来到卖牛的摊子前,一人一碗,连汤带吃得头大汗,小柱先吃完,就想起母亲带的任务来,看两个舅吹得正热闹,就说:“我要到学校去一下呢!把这些东西给爹带去!”

 大舅一点头“那你快去,回来就到这里找我们!我还要喝呢!”

 小柱就一个人朝学校走去,学校在镇东头,出了镇,经过一大片的荒田,田里的庄稼也收了,剩下些稻草立在上面,这时,太阳也隐去了,风一吹,有些凉意。

 到了学校,里面静悄悄的,风吹树叶哗哗地响,破旧的操场上空无一人,几个教师家的孩子在那里玩耍,小柱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,学校放假了,心情就有些复杂,慢慢地向李新民的房间走去。

 李新民就住在学校后面那幢二层楼的旧砖房的楼上,同住楼上的几个老师都是城里来的,一到放假就回城里去了。

 楼上的门全都关着,小柱一上楼就听到李新民说话的声音,小柱敲了敲门,里面的声音停住了,悄无声息,小柱又敲了敲,半天,李新民才问了一句:“谁呀?”

 “我!”小柱有些生气。  M.aiYExs.COm
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